<dd id="yqMDVDl"><center id="yqMDVDl"></center></dd>

<em id="yqMDVDl"></em>

<dd id="yqMDVDl"><center id="yqMDVDl"></center></dd>
    <th id="yqMDVDl"><track id="yqMDVDl"></track></th>

      <dd id="yqMDVDl"><track id="yqMDVDl"></track></dd><th id="yqMDVDl"><track id="yqMDVDl"></track></th>
    1. <tbody id="yqMDVDl"></tbody><dd id="yqMDVDl"><center id="yqMDVDl"></center></dd>

      <th id="yqMDVDl"><track id="yqMDVDl"></track></th>

        <em id="yqMDVDl"><acronym id="yqMDVDl"></acronym></em>
      1. <em id="yqMDVDl"><tr id="yqMDVDl"></tr></em>

        <rp id="yqMDVDl"></rp>

        胡鞍钢:制造业就业人数和比重下降符合规律制造业特朗普胡鞍钢

        2018-05-23 00:01 来源:中国十大茶叶品牌

              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最为重要的经济政策之一,就是“制造业回归”,引起世界广泛的关注。

        据外媒报道,2月23日,特朗普在白宫会见二十多名制造业企业高管时再次重申,将努力把数百万的就业机会带回美国。   事实上,特朗普并不是第一个提出“制造业回归”口号的美国总统,早在2012年,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就提出了相关议题。 我们应该如何理性看待美国的制造业回归?  制造业回归”的经济背景  “制造业回归”口号的提出,有其特定的背景。 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(BEA)的数据,按现价美元计算,2015年美国制造业增加值为万亿美元,占GDP比重为%,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1953年%的峰值相比,下降了16个百分点,这说明美国制造业比重下降并非一日发生,而是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量变过程。   与此同时,一大批美国跨国制造企业不断地将生产中心转移到更具比较优势、成本优势、特别是市场优势的发展中大国,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就成为美国制造业投资转移的重中之重,自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,已经有7万座美国工厂关闭,不仅扩大了它的海外收益,还直接出口到全世界也包括出口到本国市场。

          随着国际金融危机之后,全球经济持续低迷,中美制造业贸易顺差持续扩大,美国经济复苏乏力,特别是底特律等传统工业城市濒临破产,尽管硅谷日新月异,也无法抵上美国制造业低迷。

        这就是“制造业回归”的经济背景。

          所谓“制造业回归”就是一个伪命题  美国“制造业回归”到底是什么问题?美国制造业真的在“出走”吗?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(BEA)的数据,按照不变价格计算,美国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,从1960年就稳定在了12%左右,2015年为%,这既与按现价计算的结果不同,也与人们主观认为显著下降的趋势相反。

          实际上,美国制造业尤其是以高技术产业为代表的高端制造业,仍然表现出极强的国际竞争力,仍居世界领先地位。 从制造业增加值比重角度看,所谓“制造业回归”就是一个伪命题。   制造业回归的实质就是制造业就业的回归  既然美国制造业增加值没有显著“出走”,那么特朗普总统提出的“制造业回归”,其真实的政策目的是什么呢?确切地讲,制造业回归的实质就是制造业就业的回归。 与制造业增加值占比保持相对稳定大为不同的是,美国制造业就业人数及比重持续下降。

         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(BLS)的数据,制造业就业总量从最高峰的1979年的2000万人下降到2014年的万人,减少了接近9000万人;制造业就业所占比重从1948年的%的高峰,持续下降到2014年的%,下降了21个百分点。

          所以,“制造业就业回归”的本质不是制造业本身创造新的就业,而是全社会如何创造更多的新增就业,但并不排除某些制造业企业还可以创造少量的就业。

          从总体上来看,由于美国是世界收入水平最高的国家,无论是制造业增加值比重,还是就业比重出现下降是经济规律作用的结果,经济越发达,服务业的比重就越高,不仅是增加值比重高,而且就业比重也会不断提高,成为创造就业的主体。 应当说,美国的发展趋势是符合这一规律的。   从制造业自身的发展规律看,随着技术的发展,制造业存在由初级到中级、再到高级的结构转变,必然产生资本对于劳动力的不断替代,从而解释了为什么制造业的就业人数和就业比重持续下降。 所以美国制造业就业的减少,并不是由于美国制造业向中国的转移,更不是由于中美之间制造业的贸易逆差。

          制造业就业回归是不可能的  因此,无论是从总体上看,还是从局部上看,制造业就业回归是不可能的,但是,总就业人数不断上升是可能的,这既包括制造业的就业人数转向服务业,也包括创造新的就业岗位。

         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,在经历了国际金融危机之后,美国就业人数从最低点的2009年的亿人已经上升至2015年的亿人,主要是创造的服务业就业,并且还吸纳了相当部分的制造业转移劳动力。

        (责任编辑:admin )